打架事件催生大胆表白

很快我就在另一女生身上嗅出了同类的气息。她是我们的“班花”雨霞(化名)。雨霞成绩中等偏上,但相貌绝对出众,所以被男生们私下评为“班花”。我敏感地发现,雨霞也跟我一样暗恋班主任。

跟雨霞这样的美女相比,我不免有些自惭形秽。对她,我唯有羡慕嫉妒没有恨,没想到,她却莫名其妙恨上我了。高一时,她跟我毫无交集,自从朗皓当了我们班主任后,她一反常态地开始关注我,经常找茬欺负我,“鱼儿”就是她叫出来的,还自鸣得意地对一些女生说,“看我多有创意”。起初我百思不得其解,有一天,我茅塞顿开:她跟我一样,暗恋班主任。这样一想,我开始注意她的眼神,越看越觉得我猜对了,朗皓上课时,她的眼睛似乎要喷出火来。

到高二下学期,我的成绩反超雨霞,她对我的恨意更浓了。有一次,她找茬指使几个女生打了我,班主任找我俩分别谈话,问打架的原因。据后来雨霞的死党传出话来说,雨霞始终只有一句话:“我就是看她不爽。”班主任找我谈话时,则是另一番惊心动魄的情景——那是我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地看朗皓,他确实太帅了,我的心怦怦直跳。我的一句话石破天惊:“因为我们是情敌,都暗恋你。”朗皓呆住了,表情十分尴尬,最后嘟嘟囔囔地说了一句“瞎胡闹”,便转移开话题,问我家的家庭情况。

我哭着说了家里的情况:父亲常年在外打工,很少寄钱回来,母亲体弱多病,经济十分困难,我能上高中已是一个奇迹,不知道能不能混到毕业。朗皓安慰我说,你能顺利毕业的,将来还要上大学呢。他说他有个大学老师非常有善心,最近正要他帮忙物色需要资助的学生。“就是你了。”他干脆利落地结束了这次谈话。

不久,朗皓就换到另一个班当数学老师,不再当班主任。我也被校长安排进了另一个班,打架事件就这样不声不响地消化了。

我好后悔啊,那一瞬间怎么头脑短路呢,为什么要说什么暗恋?这下想看他一眼都很难了。更让我后悔得吐血的是,我竟然在自己暗恋的对象面前表现得如此穷酸,尊严全无。

接下来,朗皓老师的善款果真到了我母亲的银行卡上,每月600元,学费据说是直接打给朗皓,让他帮忙交。直到高中毕业,我都没再为学费和生活费烦心过。